封闭期的十日谈[连载] 更新日期:2020-03-03 04:34:44    0人参与了访问

赶上病毒肆虐,春节还没过完,小区就全面封闭了,楼栋都不给下去,连电梯都直接给停了。如果每次需要什么生活用品,都是在业主群里和物业联系,然后由物业安排人采购。回来后,每天固定时间,每家每户从窗户甩一个绳子下去,上面挂个篮子什么的,把柴米油盐瓜果肉菜拎上来,日复一日。

第一日

今天大年初四,原本应该与我女朋友一起开车去她家拜年的,奈何一方面疫情已经很严重了,很多地方都不给下高速不给外地牌照车进程;另一方面我们俩也没买什么口罩,很怕出门中枪,尤其是我女朋友父母家是农村的,走亲戚氛围浓厚,恐怕自我防护意识都薄弱;最重要的是,小区已经被封楼了,哪里都去不了,我和我的女朋友被困在新装修入住的家中,无所事事。

虽说是女朋友,实际上已经刚领完证,只是准备今年挑个好日子把婚礼酒席办一下。她是我大学时期的学妹,比我小三岁,当时我在校团委工作,迎接新生的时候一见钟情,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有情人终成眷属,这些事以后有机会再谈。

虽然是在同一城市工作,平时是聚少离多,她995,我经常出差,这次封闭,既有大把时间在一起,又没有凡尘俗事打扰我们,这封闭的第一天,自然是极尽缠绵。

眼一睁开,时间已经是快十点钟了,睡到自然醒的感觉就是好。最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具酮体侧卧在眼前,优美的S型曲线,皮肤白里透红,这是我最引以为傲的一点,我女友的皮肤无与伦比的白,即使拿我身上最白的屁股和她的胳膊相比都显得我屁股黑黢黢。性起之余,把手伸进她的秘密花园里,那里草木丰茂,触手温润,不用看我也知道,是昨夜的笙箫。拨开两片厚厚的阴唇,轻轻抚摸她的豆豆,不到3分钟就感觉到豆豆仿佛在水里泡了一样不断变大,时机成熟了,我把中指深入隧道,隧道中早已湿润了,在里面缓慢运动,轻拢慢捻抹复挑,感受着隧道墙壁上的凸起与凹陷。

“嗯、、、、、、、、嗯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噢、、、、、、、、呵、、、、、、、、啊”女友醒了,当然了,无论是谁来,经过这么一番攻势,还能熟睡那是不可能的“哦哥哥,舒服、、、、你再快点、、、、、哦”面前的女人虽然还是背对着我,但是身体却很诚实,在那里前后扭动,跟着我手指的节奏一动一动,我顺势把右手,穿过她的头发和颈部下面,抚摸着她的乳房,丰满圆润的乳房。

不得不说,我真是运气好,当年刚和她交往时候,她还是那么瘦弱,等到后来第一次裸身相对时才发现,原来瘦小的身体竟有如此的凶器,她身高171CM,体重在当年还没破百时,瘦的像个麻秆,内衣就要85C了。如今经过我多年的“栽培”,更是达到了90D的水平,并且大而不垂,穿上衣服后,除了夏天只穿一件短袖能隐约看出雍容奶大,其余时节的着装外人完全想想不出竟是内有巨物。当然,有得必有失,一边是有容乃大,一边是扁平的小屁股,不过知足啦,世间安得双全法,有一个总比都没有强不是么。

言归正传,我左右在她的双乳来回抚摸,顺时针画圈,右手在她的宝贝里进退有序,搅得天翻地覆。就像最近大火的韩国电影《寄生虫》里男女主手淫的那一幕似的,她的反应也很电影里如出一辙。

女友的声音越来越大,完全不顾这是大白天,并且楼上楼下很多户都有人,好在是新房隔音效果应该是信得过。“啊。。。。哥哥。。。。继续啊。。。。啊。。。。快。。。快。。。就那里。。。。啊。。。。”我自然知道她的兴奋点在那里,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,轻车熟路,我熟知她的每一寸土地。

我用右手的大拇指,摁住她的豆豆下方一点点,向上顶住,中指和无名指深入蜜穴中大概5、6CM左右,向上弯曲约120°的角度,来回抖动,把她的内外两个兴奋点顶到一起摩擦。我刚开始发力,她身体就开始颤抖起来,向手机震动一样的颤抖,并且完全无规律的哼哈唏嘘起来。“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啊哦奥哦哦哦啊哦呵啊哦哦奥吖啊哦啊”此时,我把抚摸了好一会乳房的左手,向上,中指贴上她的嘴唇,都不用我自己动,刚一靠近唇边,女朋友她自己主动张开小嘴巴扑哧扑哧嗦起手指来。同时,我轻轻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:“去自摸奶子去。”她立刻顺从地用双手开始抚摸挤压自己的双乳,一边揉一边捏,比我还娴熟还顺滑。

我继续加快下面的手指,并且把另一根手指也伸入她的嘴里,她含着我的两根手指,发不出声音来,只听见“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呵呵唔唔唔”的声音,这前后手指奸淫了约莫十来分钟,我也很难再坚持下去了,感觉手臂和手指都又酸又僵硬,决定最后用力冲刺,右手的大拇指在上,和内里的中指食指用力一捏,以一种高频率震荡起来。女友再也含不住我的左手指了,身体向后反弓,双手死死捏紧两个大白兔,拼命张开大嘴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”,我感觉到她蜜穴里一紧,随着她一阵颤抖,达到了指尖的高潮,整个人也瘫软了下来。

我把她翻过身来,平躺着,看着她胸前两颗白玉兔子上,印着血红的五个手指印,让人好生怜惜,既觉得心疼,又更加激发我的兽性,见此美景,不提枪上马,还是人吗?我伸手在她的下身处一阵摸索,湿湿的,黏黏的,充满淫荡的味道,此时都无需润滑,我扶住早已昂首的鸡巴,女友也很默契地把腿张开,呈M型摆在我面前,正欲策马扬鞭、直捣黄龙之时,窗外响起了大喇叭的声音——

“2栋的各位业主朋友们请注意,采购的物资到了,请尽快把篮子放下来!”
责任编辑:dedecms
文章关键词生活情感

  加载评论内容,请稍等......